难忘的54天学习历程,听业内人士讲学车过程中的

作者:汽车资讯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改善,汽车已进入普通市民的家庭。统计显示,2019年底, 阜阳机动车保有量达80.8万辆,2019年8月逼近90万辆,目前接近100万辆。随着车辆的增加,报考驾照的市民与日俱增,各家驾校人满为患,供需严重失衡,一些"潜规则"随之而来,市民学车遭遇各种"窝心事",不断拨打本报热线或在网上发帖投诉。虽然随着相关部门打击力度的增强, 阜阳教练员的整体素质有了极大改善,学车的"潜规则"正在减少,但个别不规范的现象依然存在。

  驾照通关心得(一次通过)--------难忘的54天学习历程

  43岁的雪梅家住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以下简称富区)。她有着一份很体面的教师工作,丈夫在一家国有企业从事管理工作,女儿在一所重点大学就读,这些让很多同龄人都很羡慕。可是,雪梅对此却不满足。三年前,她在驾校练车时结识了小自己16岁的无业青年贾峰。随后不久,便和贾峰成了情人。而让雪梅意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段忘年姐弟恋,把她送上了黄泉路。不久前,贾峰和雪梅同住时,因嫌雪梅给丈夫打电话时间长了些,就暴打了雪梅半个多小时,致其死亡后抛尸江中。目前,贾峰因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多名市民及部分驾校的教练员及管理者,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并探究它们形成的原因

  5月12日参加理论考试,历时12分钟考分100,理论考试就是看看统一考试用书,再上驾考一点通(mnks.jkydt.com)多做模拟练习,复习了3天,考前一天作了10套模拟题,就过关了,理论考试没有什么好写的,重点写车上练习的历程.

  43岁女教师离奇失踪

  

  5月13日第一天到驾校练车的场地

  “雪梅失踪了,三天来,她的手机一直关机……”6月29日,齐市富区警方接到了雪梅家人的报案。据其家人回忆:“她在6月27日早上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她想去外地过一段自由、安静的日子,但此后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我感觉有些不对,10多年了,她手机从来没过关机两三天的时候。”富区警方随即对该线索展开侦查,今年43岁的雪梅是当地一所中学的教师,平日的交际范围比较简单。

图片 1

  第一项是倒桩,学习倒桩是第一次摸车,在这之前从来没摸过方向盘,驾校的第一天是在一辆报废的吉普车上练习打方向盘,我们一批学车的40人第一天的上午就在方向盘前度过来,中午教练过来检查时被教练骂下车了,下午继续在方向盘前度过的,由于当天练得很不好,所以是最后一个离开练习场地的,走的时候教练让我当组长,帮助他安排学员的学车时间,当时心里在想自己是这被骂的最惨的一个,第二天去驾校教练开始教直线行走,由于人多这一天只摸了5分钟不到的车就结束了,之后第三天就将学员分组了,当时我还建了qq群,飞信群方便大家交流,大概第五次去练车的时候才把倒桩的技术要领掌握,场地练习一周后有8个考试名额,当时由于自己练得不到位,师傅没让去考试,就又等了几天去考试的。

  在调取了雪梅的银行卡信息后,侦查员发现6月26日凌晨,雪梅的银行卡里仅有的920元钱,在自动取款机被取走了900元,取款地点在富区某区。“莫非雪梅没去外地,她是不是遭遇了不测?”警方通过调取监控录像发现,取款的是一名体貌特征20多岁的男子。

  拿到驾照已经两个月了,市民胡森依然不敢在市区内驾车上路行驶。“前后花了五六千元,还经常遭受教练的白眼……”回想自己学车的经历,胡森感到很不值,“仿佛做了一场梦”。

  5月29日倒桩考试,这天的天气是小雨,早上9点半,我们一行14我个学员来到车管所考试,12个人通过。之前练了那么多天从没下过雨,我是我们那组第二个考得,第一个师弟考试结束后我站在等考线外指挥他把车摆正,之后就是我去照相考试,上车检查车况,调整座椅,系好安全带,就开始考试了,当时下着小雨,打开雨刷7分钟左右。考试结束,听到考试合格,当时悬着的心放下了。-------------------------------------100分通过倒桩。

  凌晨取款,那么居住地可能不会距该银行太远。侦查员随即以该银行为中心,向周边住宅辐射进行排查。当排查到某家属区时,几名居民看到民警打印的取款人图像说“他好像就在我们的小区租住,前几天夜晚,我们还听到他家有争吵厮打的声音。”侦查员调取了小区监控,发现6月27日凌晨,该男子背着疑似人形的物体从楼门出来,有一个中年妇女在后面跟着。二人将物体放入一辆蓝色本田商务车上,然后开车离去。沿途监控显示,这辆车途经富区和昂昂溪之间的浮桥去了市区,转了一圈后又从浮桥回到富区。侦查员按照车牌号查找车源,发现车是龙沙区某租车行的,留下的身份证登记信息显示,该人与取款的男子为同一人。

  “教练暗示学员考试的时候不请吃饭、不买烟,考试就不保险。”“练得好不好,教练说了算。要想去考试,先过教练关。”搜索我市各大网站的论坛,“吃拿卡要”依然是驾考“潜规则”的重点。

  5月30日开始跟师傅学习场地,场地的项目很多,之前练习倒桩地基本功很重要,半天就把场地的内容学会了,很多人都说场地最难的是单边桥和连续障碍(压饼),其实我感觉最难的还是定点停车和坡道起步,在坡道控制不好很容易熄火溜车,也就下课了,所以这两项一定要重点练习,单边桥看着感觉难,实际很简单,车速一定要慢,车一定要正,视线看到最远的地方是看车是不是正的,这是过单边桥的基本要领,之后就是找参照点,这个师傅要给点的,反复练几次就可以了,难点在于右边的桥,车走直、走正,轮子就不会从桥上掉下来了。

  真凶竟是女教师的情人

  近日,记者走访多位驾校学员,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他们的讲述虽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但至少说明了某些现象的存在。

  再来说说压饼,这个是要凭感觉的,但是也是可以找到点的,我刚开始练的时候基本上每个饼都压到了,后来就强化练习,最后可以挂一档踩着油门过饼一个不压,满分通过压饼路。当时我是把每个抽考项目都练了,每天只练一个项目,练好了再去练习下一个。

  警方很快将重点嫌疑人的目光落在了今年27岁的贾峰身上。随后,侦查员来到嫌疑人贾峰的家中展开调查,发现人去屋空。在贾峰的卧室中,警方经过反复勘验,分别在卧室门侧面、房厅地角线上找到了三处高粱米粒大的疑似血迹。几乎与此同时,富区公安分局接到派出所值班民警报告,有一中年妇女投案并表示“她儿子打死了一个女的,扔江里了。”

  上车难

  最后说一下定点停车和坡道起步

  经了解,警方确定中年妇女的儿子正是警方寻找的犯罪嫌疑人贾峰,而投案的她,则是监控中帮助处理尸体的那个人。当警方询问贾峰和雪梅的关系时,贾峰的母亲表示:“我儿子和她是情人关系,小峰杀人后,打电话骗我说他得了癌症,我当时在外地,很快就赶回来了。知道是他杀人了之后,由于我本身就特别害怕贾峰,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又被吓傻了,他让我做什么我就都乖乖地做了。处理尸体后,他就跑了,我自己一个人静下来,越想越不对劲儿,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我就来报警了。”警方随后通过排查获得信息,贾峰已购买了一张机票,此时正在去往北京的飞机上。7月4日,犯罪嫌疑人贾峰被富区警方在北京成功抓获,随后被押回富区。

  每天清晨5点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

  a.定点停车:由于是在坡道上停车,上坡的时候要半踩离合带着油门上坡,切忌上坡的时候把离合踩到底,这样算空当滑行,车会从坡道上滑下来的,这样就算挂了,当车爬到定点时迅速将离合踩到底,另一只脚从油门迅速将刹车踩死,迅速挂空档拉手刹,脚刹一定不要松开,防止溜车,这样就把车停在定点处了。

  凶手母亲称儿子整日游手好闲

  7月20日是周六,清晨5点,手机上的闹钟一响,张凡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了一把脸,拎起手提包出了门。

  b.坡道起步:这一项是紧跟着定点停车的,打起步灯,不打灯是要挂的,挂一档,放手刹,轻抬离合,当车半联动时,离合就不要再抬了,右脚迅速离开刹车,踩在油门上,适当加大油门,将车开出去,车上坡后就是下坡,这个时候就要松开油门了,切忌将离合踩死,下坡离合踩死相当于空当滑行,车会越开越快。

  今年27岁的贾峰,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多年来一直靠向亲属伸手要钱生活。据贾峰的母亲讲述:“他小的时候,无论在性格方面还是学习方面,都还不错。可是,就在我和他爸爸离婚后,他开始变得叛逆、不听话,也是我性格懦弱的原因,对他总是一再地宠惯,任由他懒惰、不安分的性格肆意的生长。大学没考上的他,后来去了一个专科院校,混毕业了以后就一直在家待业,不出去找工作,也不想做点儿生意赚钱,我虽然对他极为失望,但是毕竟他是我的儿子,我狠不下心不管他。我在外给朋友打工的,会定期给他钱,但是我给他钱的速度总是赶不上他花的速度。他找哥们儿玩、穿戴、吃喝,消费水平都很高端的。他还常常向亲戚、朋友借钱或要钱,谁不给他他就整天找人家。有时候人家言辞激烈一点儿,他就揍人家。现在弄得亲戚、朋友们和我都不往来了,人家看见我唯恐避之不及,我也无颜面对人家。有的时候,贾峰实在弄不来钱,他就会回来作我和他姥姥,我和他姥姥都挨过他的拳脚。”此时的贾峰母亲已经泪流满面。

  5点20分左右,张凡乘坐的出租车出现在阜城某小区门口,随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5点30分左右,一名中年男子走出小区,他就是张凡的教练。二人在附近吃过早饭,一同乘车向驾校走去。

  其他的几项就不说了,都很简单,平时练习的时候练练就行了。

  提及贾峰和雪梅的关系,贾峰的母亲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俩是三年前通过驾校学车认识的,后来再次偶遇,互留了电话号码,成了朋友,并逐渐来往发展成了情人关系,在一起租房居住有两年多了。当时,我知道他找了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又有家庭的女人,特别的生气,可他竟然指着我说‘你不是一直催着我找女朋友吗,现在找着了,你又看不上,我不用你管,我俩在一起感情好就行。’当时我想他俩在一起一段时间后,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矛盾、问题自然而然地分开,没想到,两个人居然都让对方走上了不归路。”

  “最近半个月,每天早晨都是我打车接他,然后请他吃早饭。”张凡称,这样做的收获是,教练可以提前20分钟左右到达训练场,对其进行单独辅导。正式训练开始后,教练往往允许他排在前五名上车练习。

  6月15日车管所考场地,当天我们是15个人晚上去考得,过了11个人,这天的考试真的很残酷,我们驾校有其他师傅的学员只过了几个,当天我抽到的是单边桥,我们一车4个人用的11号车,前面的师兄师姐抽到的是连续障碍,师姐先考的是侧方位停车,刚把车开到库里就听到路考仪报告不合格了,当时她眼圈都红了,下来后她说她考了三次场地都挂了,我们都很替她惋惜,那个师兄先考的压饼,压饼顺利通过了,但是在坡道停车时,车没停住,从坡上溜下来了,结果也挂了,第三个师兄是起伏路,车刚启动就熄了两次火,那天的协考人很随和跟他说慢慢来,他顺利通过考试,接下来就是我了,先考得定点停车和坡道起步,带着4000转的油门从上坡的,瞬间将车定死在坡道定点处,右以4000转的油门将车从车上开过去,听到路考仪报告合格,接下来考得侧方位停车和单边桥------------100分通过场地。

  命案发生只因一通电话

  张凡向记者透露,以前教练对他可不是这样,一切均源于一次意外的碰面。今年6月份,张凡在阜城某驾校报了名,准备考C1驾照。上车训练开始后,张凡发现自己的教练带了十多名学员,每天每名学员只有两次上车机会,每次只有几分钟时间。

  休息了4天6月21日参加路考训练

  审讯室里,白T恤、牛仔裤、运动鞋的贾峰看起来干净、精神,俊朗的外形,很难与杀人抛尸的命案凶手联系起来。一阵沉默后,贾峰开始供述二人的关系及案发当天的情形。“我俩在一起两年多,她丈夫也怀疑过,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那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所以我俩的关系就这么一直维持着。有时候,她会给我钱花,虽然她比我大,但是我觉得她对我好、成熟、包容,所以我对她的感情很深。案发的几天前,她总是念叨嫌我花钱多,让我隐隐地感觉她有点儿想离开我的意思。直到案发前,我俩还因为花钱的问题争吵了一番,不过不是特别生气的那种。当天傍晚,我在客厅玩电脑,听见她在卧室给她老公打电话,听不清他俩说什么,不过电话打了大概有40多分钟,我特别不满。”雪梅放下电话后,贾峰便走进卧室质问、指责她与老公的谈话。雪梅不耐烦的态度令贾峰恼羞成怒,继而开始对雪梅拳脚相加,从客厅打到卧室,又从卧室拖到客厅持续暴打了有半个多小时,最后雪梅口鼻出血没了动静。“当时脑海中想的是,我这么好的男人就在你身边,你跟你老公有什么可聊的,能唠那么长的时间,吃醋、生气,没去想下手那么狠会不会出人命,就是真打死了,也是她逼的。”说到此处的贾峰目光犀利,依然难掩怒火。

  为了不浪费每一次上车的机会,张凡在炎炎烈日下一站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一天晚上,张凡与朋友外出吃饭,偶遇教练,于是邀其一同赴宴。酒后,张凡将两包香烟塞到教练手中。

  6月21日开始练路考,适应场地慢速的练习,到了路考练习根本控制不好车,当时被师傅骂惨了,说我一点车感都没有,我还是按照以前的思路,一项一项加上去,大概练了7、8天时间早上跟师傅车的路上正是早上上班高峰期,我在繁忙的路上跑了20多公里。算是把车练出来了,从这以后敢开车了,师傅说我合格了,7月4日参加路考90分通过,唯一一科不是满分通过的。

  8日,雪梅的尸体在抛尸地点3公里外浮出江面。目前,涉嫌故意杀人的贾峰已被警方刑事拘留,他的母亲因参与抛尸也被取保候审。

  第二天,教练对张凡的态度明显好转,不但允许他第一个上车,而且每次还多辅导几分钟时间。

  7月4日,经过了7月3日的大雨,成都的早晨格外舒爽,给我们考试的一个年龄较大的警察,人也挺好,没有故意为难学员,我们路考的通过率60%。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5点,张凡都会准时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训练结束后,还不忘将包里携带的几瓶矿泉水、绿茶等留在教练车里。

  重点把路考的情况写出来。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