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教练让老婆跟车学驾驶,请相爱的人一定要

作者:汽车资讯

我三年前认识她,我们是同一个地方家都是农村的,她在深圳,我在西安!可能让大家笑话的是我们的认识方式,是网络! 我们通过一阵子的交往应该准确的说是交流,我对她有了感觉,因为她的性格,家庭背景,为人!则在其后的几年中我更是明显的看到了事实!她的确是这种人,为人大方(不是之钱上的大方)!但是有时容易激动,说话欠分寸!她非常的顾家人,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和家人!这在上个月她妹妹来西安上学,我接待中更是深有体会!三年中我到深圳去了两次,2019年去一次是专门看她的,但是当时让我非常生气的是我去那天是星期五,想这正好周六周日,可以在一起好好的谈谈,可是她给我信息说要到惠州去帮她同学考试,周一才能回来!我很生气,当时想立刻离开那个地方,但是我想既然来了就见见吧,不然算什么!周一晚上我们见面了,中间还有我一个大学同学我们三个在华强北的小肥羊吃的火锅,通过饭桌的举动我更是认为她是一个非常懂事和会照顾人的女孩子,因为第一次见面吃饭中大家谈的很好,她不时的给夹菜,而我更像一个女孩子了!

喜欢吃鱼,不知和我是水命的女子有没有关系。莹白的鱼肉,温滑入口,心情都因之妥贴。十八岁之前,我熟悉我所生活的小城里每一家鲜鱼馆的特色。朋友因此笑我:“驿,找个渔夫嫁了吧。”另一个说:“还是鲜鱼馆老板吧,可以吃现成的。” 三个女孩子笑成一团。我摇头,心里暗暗想:或许我要找的只是个可以为我笑着挑鱼刺的男子。 喜欢的另一头总要添几个烦恼的砝码,爱吃鱼的我偏偏怕鱼刺,越是细小的鱼刺,我看着越是发怵,从小到大不知被鱼刺卡过多少次。在家的十八年,除去吃母亲做的鱼,在鲜鱼馆都只点海鱼,那种只有鱼骨的鱼是我的最爱。朋友说:“安静的女子心细,沉静的女子嗓子眼细。驿,你二者皆备,天生躲不过鱼刺的。” 不知这是哪里来的逻辑,我笑而不答十八岁那年,我北行千里,开始了大学生活。学校餐厅和校外的餐馆里找到的鱼多是河鱼,刺多而小,看着都心惊,食之入口的欲望瞬间全无。然而新识的朋友并不知情,只知我喜欢吃鱼。一日班上同学聚餐,他们点了一道清蒸鲫鱼,鲫鱼恰恰是我最怕吃的一种。不忍拂了同学的心意,硬着头皮吃了几口,鱼刺便卡在了嗓子眼里,咽不下也咳不出,难受之极。 从小被鱼刺卡过多次,均无大碍,那一次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三日后,嗓子因为卡了鱼刺化脓,话都说不出了。无奈只好去了医院,取出鱼刺打完针走出医院的一刻,我心里充满了恐惧:莫不是这一辈子不能安心吃鱼了?

  驾校教练孙荣看妻子小丽闲着,让她跟车顺带也学学驾驶,不想小丽和车上的学员周凯悄悄联系起来,孙荣发现妻子手机上的暧昧短信后找到周凯,让周凯支付他今后抚养孩子的费用10万元,如果周凯负责任娶了小丽,只要付给他5万元即可,周凯被迫打了借条,借钱付了5000元后亲戚得知原委而报警,孙荣涉嫌敲诈勒索被移送南京检方审查起诉。

第二天我就返回了西安。之后就是电话联系,关于电话联系这点我后边再说,这边先继续讲,2019年春节我们都回到了河南老家,我们是一个地方的,她返回深圳时说好我去送她,我很早就到了市区,我在等她,可是一直等到快2点了(她是3点多的飞机)我还是没有她的电话,我电话给她,电话关机,给她家里电话,她家人说已经走了。后来就直接去了机场,在大厅等候, 在3点时她给我电话说没时间见面了,我说就在机场,她原来也在机场,她手机没电了!我们就见了面!后来我就离开了,因为她不想我在哪里!我很生气的离开了机场回家了!春节之后我也返回了西安,我电话给她说明我的态度,我很生气。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可能我们不合适!我无语!后来就是时断时续的电话联系!在2019年的三月份,我正好就进了山东华为要到深圳参加入职培训,我想又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更好的了解对方的机会!但是还是让我失望了,在深圳培训了三个多月,我们见面只有三次!还是我对此约后才成行的,但是奇怪的是每次见面我们都很开心!我一见到她我就没有勇气去责怪她!最让我生气的是我7月分培训结束要离开深圳时,我想大家再一面我就走了(深圳我有好多同学在约好了时间聚一下算是为我送行),可是那次她爽约了!我和同学们草草的吃饭,我就返回了华为基地,在路上她给我电话说她在广州接一个从家里来的一个女孩子!我无言!我当天晚上给她写了一封邮件说明了我的想法,让她表态,要么我们继续走下去,要么就是随着我明天的离开而从此消失!我当时给她一个选项就是如果想继续发展就在我离开前给我电话或者约我见面!她后来约了我见面,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下午我就飞回了西安!

晚上接到睿的电话,意外而开心。他是我高中时要好的朋友,一个几句话就可以让我安心的男孩子。“驿,近来还好吧?天冷了,记得随时添衣服啊。”他温厚的声音传来,像轻轻打在鼓面上的鼓点,匀然入耳。“会的,我会记得好好照顾自己。”电话这边我淡淡地笑,发现我有些想念电话那端的他。“嗓子怎么哑了呢?感冒了吗?还说会照顾好自己呢。”他焦急的声音里有浅浅的责备。 瞒不过他,便告诉了他实情。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只听到轻轻的一声叹息,似鼓锤轻轻放在了鼓面上。“怎么了,睿?生气了吗?呵呵,我向来很笨的。”“驿,答应我,放假之前在学校里不要再吃鱼,回家我补给你。”一种惊诧,一种温暖,让我一时没了语言。我轻轻应着“好的”,忘记了说谢谢,忽又记起了自己先前找个为我挑鱼刺的男子的想法。 寒假里第一次见到睿是在同学聚会上,他笑着问我:“有没有按我的话做啊?”“那你要攒够钱啊,我吃鱼都会吃很贵的哦!”我跟他开着玩笑。 中午聚餐,睿坐在我的左边,点菜的时候,按我们不成文的规矩,每人点一道菜照顾每个人的口味。轮到我时,我想了想,点了一道清淡的“鱼头炖豆腐”,睿笑着看我,眼里竟有疼惜。接下来就该他点菜了,他转身对服务员说:“松鼠黄鱼”。我一愣,那是一道用黄花鱼做的名菜,做时脊柱骨和小刺就被剔除掉了,母亲以前经常做给我吃。 菜很快上齐了,朋友们争着敬酒,热闹地说笑。我只安静的喝汤,对那最爱的黄花鱼仍然有着残存的恐惧。睿端过我面前的小盘子,夹过一块块鱼,娴熟的挑着鱼刺,仔细而神情专注。“这道菜做时就挑过鱼刺的,但可能有未挑干净的细小的鱼刺,不能放过每一个可能的阶级敌人。” 他笑着低声说,递了盛满了鱼肉的盘子给我。 同桌坐的几个男生开始善意的起哄,我微红了脸,抬头看他。他一脸坦然的温柔:“驿怕鱼刺,我喜欢挑鱼刺,黄金搭档。” 我迎着他的目光微笑,心暖无言。 饭后,有同学提议一起去新建的公园玩,那里有片许愿林。买根丝线,许个愿望,把它系在新生的树枝上,待树木越长越高,带着丝线耸入高空时,愿望就可以实现了。年轻的我们自然都心动于这样的提议。到达许愿林时已是黄昏,一片新栽的小树,可以想象出多年以后蔚然成林的样子。睿挑了根七彩的丝线,我挑出一根淡蓝色的。我在心里静静地许愿,虔诚地打了一个结,系在了我面前的树枝上。转身看他,发现他也微笑着看我。那一刻,我突然很坚定地认为他的愿望是与我有关的,但我没有问。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终没开口。 假期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一个假期就过去了。返校前夜他打电话来,我们聊了很久,后来不知怎么又聊到吃鱼上。我想起那天的许愿,便问他:“睿,可以告诉我你那天许下的愿望吗?”话一出口,有些后悔,但想想我们的交情,觉得也不算唐突。“我打电话就想告诉你我那天许下的心愿的。”他的声音里我听出了笑意。“哦?是什么呢?”我问。 “先放下电话,看看你的手机。” 睿温柔地说。 我转身去卧室,我的手机正在关机充电。开机,有一条未读短信。我按OK键打开,手机的蓝屏上只有短短一行字:“愿鱼刺都温柔。” 我的心在瞬间被幸福刺痛了,隔着玻璃窗望出去,月光铺满了整条街道。 从那天起,他经常笑着向他要好的朋友这样介绍我:“这是我的女朋友,驿不怕刺。” 他的朋友笑笑,好像都知道了故事的原原本本。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我也会笑着叫他“温柔的鱼刺。”有人说鱼刺和鱼骨里有鱼的灵魂,骨是坚强的支持,刺是细腻的关怀。如果我也是一条鱼,睿已将支持和关怀植入了我的灵魂里,成为我生命里最温柔的那根鱼刺。 后来我们又去看那片许愿林,树木长得快,虽不能算参天,却要我们仰望才能看见千万条彩色丝线在树梢飘舞,那里面有属于我们的两个愿望。 我们相拥着微笑,他说:“驿,我的愿望实现了,你呢?” “我的早就实现了。” 看着他惊奇的表情,我才想起,我忘记告诉他我当时许下的心愿了,那就是:今生相遇一个微笑着为我挑鱼刺的爱人。

  35岁的孙荣是驾校教练,他和妻子小丽育有两个孩子,孙荣想到妻子有空闲时间,而且早晚也得学会开车考驾照,就让她跟着顺带学开车。今年春节过后,学驾驶的学员不是很多,小丽就跟着孙荣跑车,有个叫周凯的学员也在车上,周凯瞄上了小丽,在孙荣的眼皮底下要到了小丽的号码。孙荣起先没在意妻子的变化,有一天恰巧看了她的手机短信,发现内容比较暧昧,发送短信的号码似曾见过。孙荣一夜没休息回忆这个号码,终于想起来好像是学员的,他翻看学员名录一查,果然是学员周凯的号码,而且小丽跟车时,周凯正巧就在车上。在孙荣的追问下,小丽承认短信是周凯发的,两人私下有联系。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