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揉车,人间蒸发

作者:汽车资讯

  “驾校教练卷款逃走了,我们应该向谁问责?” 近日,网友王先生向本网爆料,福州某驾校一教练疑卷走50多位学员培训费后人间蒸发。

9月19日星期日晴      今天接到珠海车友会一位叫“叠石小赛”网友的邀请,说是在网上看了我的连载日记非常想见见我这位“赛友”(开赛欧的朋友),他说他也是开赛欧的,当同属欧盟成员。      接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为之一振,多有意思啊!素昧平生的两个人,只因知道了彼此同开一种车,便感觉有了某种缘分。小赛在给我的信息中说:“突然间想请你吃饭,也许有些唐突,但心情是不需要理由的。”是啊,我很理解这种感觉。我还需要跟他客套地推辞一番么?当然不需要。于是欣然应允。      晚上六点多钟,驱车前往大汉口酒店与陌生网友小赛见面。到了酒店门口,我在车里拿出手机发信息,准备告诉小塞我已经到了。还没输入几个字,就看见车窗外有人在冲我招手,那是一位年近四十的老帅哥,他站在我的车前,冲我微笑示意。我有些疑惑地打开车门:“您是叠石小赛?”“哈哈,是啊是啊,我看到你的赛欧了,估计是你。”      哇,当时心里这个乐啊!总算见到比我还帅的帅哥了!两个人见面,几乎没用任何客套,一下子便仿佛老朋友一般,这可真是应了“一见如故”这个成语。我一直深信,具有相同购物眼光的人,一定应该是在品位、气质甚至经济基础、消费观念等方面都比较接近的人。因此我跟小赛同志能够素昧平生一见如故也并不奇怪,否则我怎么总是跟开奔驰的人交往不到一块儿呢!      小赛同时还请了另外几位车友会的朋友,他们不是开赛欧的,就是坐赛欧来的。还有一位是开富康来的,他是小赛的私友,另当别论。      行吟阁雅间,一屋六人分宾主落座,小赛点了一桌子色香味俱佳的湖北名菜。开富康来的朋友带了一瓶98年的珍藏红酒,大家喝酒前还面色凝重地议论了一下:我们可都是开车来的,能喝酒么?后来经过彼此相互鼓励与集体表决,一致通过了关于“六个大男人共饮一瓶红酒应该不会做出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情”之决议。于是,木塞开启,醇香四溢。大家举杯投箸,把酒言欢。聊开车,聊网络,聊写作,聊人生,聊社会,真是无话不谈,极尽邂逅之美。      小赛说他的赛欧车开了快三年了,将近六万公里,没出过什么毛病。保修期内,把该更换的一些小零件都更换了,开到现在一直很平顺。还说起赛欧的油耗问题,百公里平均都在八升左右,这与我开了这一个多月来的实测数据也是吻合的。看来江湖上传言赛欧油耗高的问题应该是讹传了。对于一部1600cc排量的宽胎重底盘车,这应该是一个比较说得过去的良心油耗值。更何况我们的赛欧不挑食,吃起粗粮(90号汽油)来从不闹肚子,凭这一点,我们真不该对她的用油问题再有任何微词。不觉间,两三个小时过去了。大家酒足饭饱,聊兴愈浓。      每个人生活在社会里,总需要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圈子。工作中有同事圈子,钓鱼有钓友圈子。网恋有MM圈子,现在开上车,又有了车友圈子...这是多么可爱的一些属于我个人的朋友圈子啊!我珍爱他们如同生命。感谢小赛,感谢这些给了我无穷生活乐趣的圈子里的朋友们!

不知不觉,驾车已四年,但总觉得女人开车有四大不利因素:第一,不记道;第二,动作协调性差;第三,只能把车开走,其他则知之甚少;第四,胆小的忒胆小,胆大的真胆大。我也是女性,以上四条完全是从实践中得出的结论。  刚学会开车时,特愿意载人。一次同学一家来我家小聚,饭后,我坚持开车送他们。我开得不快,因为我油离配合还很不协调。天黑加上眼神不好,开至牡丹环岛误入逆行,赶紧纠正。但这一切都不影响我情绪高涨地将同学送至家中。最可恨的是这同学当面不说什么,背后跟其他同学说,再也不坐我开的车,说我开车像开拖拉机。咱不是新手吗?不就油离配合差点吗?也不能这么损我。还有一次同学聚会至深夜,我开车回家。刚进家门,电话铃就急促地响起来(那时我还没手机)。同学打来的,“你没事吧?”“我挺好。”“你车灯一直没打开,开得还挺快,我使劲按喇叭你也不站住。你知道我在哪吗?我在你家楼下,好了现在我该回去了。”那同学是一路害怕,这时我也有点后怕了。  家住北三环西路,那时单位在北四环边,本人开着白色普通捷达。记得第一次开车去上班,去时很顺利。下班回家,驶入北四环,提高速度,心情惬意。猛然觉得应该出主道向左拐了,可发现车已过了中关村。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到了万泉河桥,我不知如何掉转车头,继续往前。到了蓝靛厂桥,我被右车道上一个个呼啸疾驶的车辆吓晕了,怎么也并不到慢车道上去。后面的车又拼命按喇叭,催我快点开,没有选择,继续往前。一直开到了远大桥,才得以掉转车头,沿四环返还。那天到家已六点半,天都黑了。从此,只要我独自驾车出去,先生和儿子(小学生)定会异口同声地问:“知道怎么走吗?”  最怕揉车。一次送儿子去上琴课,停车的地方道虽窄,并无几辆车,这是个部队大院。等到下课,在我车后隔着小路停了一辆桑塔纳,我倒车贴近桑塔纳,打轮,想揉出去,无奈前面有棵树,怎么也揉不出去,几进几退,离桑塔纳只有几厘米了,旁边竟然还有三个男性像看演出似的看我揉车,进退两难,急得我一身是汗。这时其中一个男子对我说:“让我试一下。”我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立刻让座,没等我下车落一下汗,他一把就将车揉出,不佩服不行。  新办公楼前整齐地画着停车位置,可能是车多地少,停车位有点狭窄。这一天我来得早,正好铁架旁还有一车位,抓紧倒车。不好,车骑上了铁架,倒不进去,也开不出来了。找到大楼物业主管,派来了三个电工和两个司机。察看形势,其中一个对我说:“千斤顶给我。”“什么千斤顶?我没有。”“不可能,每个车都有千斤顶。肯定和你的后备轮胎在一起,你的后备轮胎在哪?”“我、我好像没有后备轮胎。”另一个师傅说:“把后备箱打开。”我打开后备箱,掀开厚厚的皮子,露出了轮胎和千斤顶。呀!我一直以为后备箱里那鼓出的部分是汽车的车芯什么的,原来是放置后备轮胎的地方。师傅们帮我解除完故障已是上午九点半了,我又想哭又想笑。

  教练被开除? 50多名学员报了案

  据了解,被疑卷款潜逃的驾照考试教练林某,家住福州。从去年开始,他以驾照考试培训名义前后收取50多名学员培训费,每人4000元到6000元不等。之后,这些学员分批被其安排到驾校进行驾车培训。

  “他当时就开了一份收据给我,没有任何其他手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驾校没有收到我们的材料。”王先生告诉记者,他自今年2月向林某交了报名费后,就被安排在晋安区某驾校练车。直到3月20号左右,发现教练手机关机,几天都联系不到人。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