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与方向盘的爱情,有一种深爱叫残酷

作者:汽车资讯

这是一篇令人心酸的文字…… 有一个人叫美国,他自恃肌肉发达,到处作威作福。一日,他趁着与人斗殴后的兴奋,随手强奸了一个叫日本的女人,记得那一年是1945年。虽说日本早已不是处女,也先后有过几次性行为,但由于她特有的与生俱来的对不起我说脏话了。和淫荡,居然和美国这小子好上了。至此,各位看官定以为日本和美国应结婚生子白头到老了。可是事实是美国从来是个不负责任的“滥交”主义者,而日本恰恰是一个富有婊子特性的浪荡妇,于是没结婚,但同居着。

男人对女人一直很好,呵护有加,只要他在家就不让她做一点家务。买菜、做饭、洗衣、拖地、洗碗等等,他都会做得又快又好。女人喜欢什么东西,不用撒娇耍赖,他总会当成礼物买回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女人是用来疼爱的。

我是手的主人,看到手在驾车的时候经常出现一些不规范和不需要的小动作。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令我感到不安!我不得不把手和方向盘的故事公之于众。 手与方向盘原是一对亲密的情侣,恩爱有加,形影不离,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据我回忆,大概是在是在手的主人学习驾驶的时候,那时,手很爱方向盘,总是怀着一种兴奋的激情,紧握着她而不愿意放开。每天,当手看到方向盘,一触摸到她,就会满心的欢喜,一想到她,就会心中充满快乐。 就算刚刚与她分离,也会要不自觉的回忆刚刚握她那温柔的感觉,手对方向盘的浓浓爱意,自手的主人从驾校毕业后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延伸。那种握她的感觉日渐强烈。爱意浓浓,誓有时刻在一起,永不分离的海誓山盟情怀。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手的主人车技的日臻成熟,它们之间的浓浓爱意渐渐淡薄了。。。。 一天,方向盘很伤心的向手的主人哭诉:“我不知道手现在怎么了,总是对我心不在焉。他总是一会打手机,一会掏耳朵,一会儿挠挠痒痒,总是心不在焉的一只手扶着我。有时和我在一起待累了,就干脆放在腿上。有一次车碰到一块石头,还差点给您颠出去。您还记得吗? 我现在怀疑,他已移情别恋了,他脚踩两只船,他又爱上了年轻漂亮的香烟小姐,一只手握着我,另一只手又时刻不停地握着她?唉!我该怎么做呢?方向盘叹了一口气。听了方向盘的话,我很生气。我决定好好和手谈谈。 亲爱的驾驶员朋友们!请你们帮帮方向盘,让手重新回到她的身边,她可是一位好姑娘。身系您的行车安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道理再浅显不过了,任何事情哪有生命安全的重要,如果手对方向盘还有一点点的情谊,如果还记得过去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就回到她的身边吧!改掉你的那些不良的习惯吧! 千万不要再犹豫了,因为我听说-----“脚”已经开始追求方向盘了!

话说早在美国强奸日本的同时刚好被路过的朝鲜韩国这对双胞胎姐妹撞见了(美国在路上强奸了日本)。好色的美国有瞧上姐妹俩了。有一日,美国小儿瞅准了机会强奸了韩国。正当他想把魔爪伸向朝鲜时,闻讯赶来的邻居中国大吼一声:“强奸犯”,使得美国阳痿,这才使朝鲜免遭欺凌。但由于当时中国势单力薄,遂没与这淫魔发生正面冲突。

女人柔美妩媚,她的幸福全写在脸上,阳光般灿烂。她一直以为,日子就可以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将一直做他怀里的羔羊,他将是她一生的依靠。天有不测风云。一天,她在电脑前加了一夜的班,早晨站起来时,忽然觉得天旋地转,一瞬间黑暗将她彻底击倒。当她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男人正红着眼圈守在她身旁,她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伸手摸他的脸。猛然,她的心僵住了,这一刻的冰冷竟然比晕倒时的黑暗更让她心惊――她的右臂竟然根本无法动弹!她吸入的一口气就那样闷在了喉咙里,她瞪着疑惑而惊恐的眼又试一下自己的右腿,同样的麻木,毫无知觉。她的右半身,已经不属于她了。常年的伏案与过度劳累让她付出了代价,她突发脑溢血。一直以为这是老年病,总要七老八十才有可能会得,而她才刚刚三十九岁啊!她彻底失控了,歇斯底里,哭得天昏地暗,以后可怎么办呢?自己从此成了一个废人了,不能工作,不能持家,不能再带心爱的女儿去公园,不能再挽着他的胳膊散步,终生都要躺在床上了,要躺多久?十年?二十年?她无法想象,她无法忍受,她所有的幸福就这么灰飞烟灭了。男人不停地鼓励她,医院也开始给她做康复治疗。四十天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终于有些好转,她的手和脚有了些知觉,可以做些简单的活动,但是病情没有进一步的好转,任他怎么努力给她做按摩也没有起色。她无法自己穿衣服,扣扣子,吃饭时拿不住筷子,饭菜掉得满身满床都是。她无法自己去洗手间,没有人搀扶着,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再次陷入崩溃,自己不可能回到健康的状态了。就在这时,她明显感到了男人的变化。以前不等她口渴,男人便会拿了吸管递到她嘴边,她想吃什么,只要眼光看到床头柜,男人便会问:“要苹果?我帮你削皮。”她到洗手间,他会像当年一样抱着她。而现在,男人陪护她的时候,更多时间是在看自己的专业书,或者到走廊和其他病人家属聊天,间或看她一眼而已。这次更加过分,已经晚上七点了,他还没有像平时那样送饭过来。她已经很饿了,肚子咕咕叫了半天,床头柜上有同事看她时送的糕点,她想自己伸过手去,可努力了半天,手还是僵在半空。她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男人,还会留在她身边吗?四个月了,哪个男人能熬过如此的一百二十天?自己这半残的身体还有哪点值得他留恋?四十二岁的男人,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谁会把大好时光浪费在一个缠绵病榻的女人身上? 男人来了,带了一大盒刚出锅的排骨汤,她猛一挥手,那冒着热气的排骨便落了一地,汤汁洒了男人一身。男人没有像平时那样安慰她,反而皱眉说了一句:“你爱吃不吃!”她被噎住,差点喘不过气来。过了一会,她想去洗手间,赌气不叫他,左手撑着床向旁边蹭,然后再用左手扳起自己的右腿放到地下,鼓足了劲儿试着要站起来,却终于没成功。男人斜着眼睛装作没看见,仍旧忙着用手机发短信。女人的血在那一刻涌向头顶。她已不再是他眼中的珍宝!她狠狠用手撑住床头柜,摇摇晃晃站起来,男人这时才赶过来扶住她,递上手杖。她甩手搡开他,把手杖紧紧握在手里,现在,这个没有知觉的木头,才是她的真正依靠。在洗手间里,她看到自己蓬头垢面,哪里还有当初的美丽与娇媚? 男人越来越过分了,扶她在走廊里散步的时候,总是粗声大气地吼:“你倒是自己拿着外衣啊!就不能再走快一步?自己走,老扯着我干什么?你不是要上厕所吗?再不走快点,尿了裤子我可不给你洗……”当着走廊里那么多人,女人低下头一声不吭,机械地挪动自己的脚,从小到大,她何时被别人如此呵斥过?自从嫁给他,哪一天他不是轻言慢语,百般呵护。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什么柔情蜜意山盟海誓,什么永生永世不离不弃,全是鬼话。男人越来越明显的漠不关心,让女人彻底失去了依赖。虽然她看起来柔弱,骨子里却是坚韧的,所有的冷落与白眼,都成了她努力锻炼的动力,你不是不按时给我送饭吗?我自己吃上回剩下的。你不是不给我换衣服吗?我自己花一个小时解开衣扣,再花一个小时脱下。你不是不扶我散步吗?有这根拐杖就行!不知流了多少汗,咽了多少泪,她的病情竟然有了转机。这次的康复不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女人被伤害的自尊成了一座喷发的火山,她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手越来越灵活了,腿也渐渐有力了,她的眼里又跳动着希望的火花。日子如流水般过去,她习惯了男人一次一次的迟到与漠视,积聚起所有的潜能与毅力,来康复自己,等待着出院,也等待着男人对她说出那两个字:离婚。

俗话说:“好人有好报”,但善良的中国没得到好报。他有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儿叫台湾,相貌姣好,但因为家里穷,本该读书上学的她辍学了。中国很内疚,他没日没夜地工作,希望能攒够了学费给台湾念书。但可怜的中国没想到,由于台湾无所事事,与远近闻名的荡妇日本交上了朋友。淫妇日本看着台湾姣好的面容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的羡慕起来又有羡慕转向嫉妒,又有嫉妒转向报复。她夸台湾长得好,是块伺候男人的料。在她的煽动下,台湾出于对现实的不满和花季少女特有的虚荣和叛逆,与一天夜里离家与那个荡妇出走了。

连医生都很难相信她竟然可以恢复得这么好,除了右腿还有些僵硬,其他地方几乎都和正常人一样了。医生笑着说她创造了一个奇迹,女人也含泪笑了,却笑得有些苍凉。男人来接她出院了,两个人在路上都很沉默。她仍旧固执地不让男人搀扶,眼看快到家了,她的心快跳出了胸膛,以后这里还是她的家吗?男人开门的时候,她定定地看着男人微低的头,他的脑后竟然有隐约的白发了。他是不是就要和她摊牌?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忍住即将滑落的眼泪。“丫头,睁开眼看看。”是男人充满温存的声音。女人疑惑地睁开眼,她惊呆了――家里堆满了玫瑰花瓣!餐厅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全是她最爱吃的。她苦笑:“怎么?最后的晚餐?”男人看着她,忽然泪流满面:“丫头,我的傻丫头,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站起来等得有多辛苦?你知不知道看你受苦我有多难过?你知不知道我硬着心肠骂你时有多痛苦?可如果不这样,你就会一直依赖我,永远也没办法再站起来了。”……第二年开春的时候,女人已经可以重新工作了。看上去,她比大病之前略显老了一些,但脸上的灿烂却没变。是这个男人让她明白:不要怀疑真爱,有时候,有一种爱叫残酷。

不出我们的所料,毒蛇一样的日本把台湾带到了自己的家,并把她介绍给了美国。美国于当晚强行与台湾发生了性关系.

那一夜,有人听到了声嘶力竭的救命声,有人听到了嚣张的笑声……

这一夜,风刮得很大,雨下得很大.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